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勋望北校关依婷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关关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老师要不要和学生做朋友?  

2017-03-30 17:50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跟一些外国的老师讨论过这个问题,如果你去问一个他们,答案很简单:


Stay friendly, but don't be friends!


要友好,但不要交朋友。


我个人也很同意,因为这是职业操守之一。


但是,会有若干反方跳出来:


“学生也有情感寄托需要啊,作为老师,要对学生的生活也进行指导。”


“要进行行为改善,就要先做他的朋友。”


“我就是喜欢亲密、没有长幼的师生关系,其他的人都做作。”


“这是学员服务的一部分。” (您到底提供的是什么服务?)


如果这样说,我们还是要回到老师的部分,看看老师要做什么。人家来学,是为了学知识,你把知识的部分很专业的解决了,就够了。


但是,对于学生要求和老师做朋友的事件怎么处理呢?


例如:学生问人生规划你可以说:That's your life.  You are a big girl/boy now.  You should decide yourself, but ask your parents or people with similar experience for advice.  中国的学生,或者大家在做学生的时候,总是喜欢问老师意见,仿佛别人规划的人生是更靠谱的人生。之后我到了国外,也继续这样的习惯,发现获得的答案都是上面那一条,一时半会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过什么样的人生了。


例如:学生问你单身与否,可否和你交往。如果学生18岁以下,想都不要想。如果18岁以上,你可以先问问自己,怎么想的。回绝的话:I tend not to talk about my personal life.  或者 I think we should focus on language learning when we talk.


例如:学生问你的电话号码、邮件地址、qq、微信等等。并且一个月以后埋怨你没有给她回信。你可以说:实在太多的信息,把上一条漏掉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如果你还有机会,可以一开始就说:我有很多信息,可能来不及看,不能及时回复。或者你是个更nice的人,就每看到一条,就常规回复:我现在很忙,没法长篇回复,我最近很好,回头闲下来再多给你写。


以上是技术层面,但是本质上,我想说两点:


外国人不知道中国人的生活状态,中国人的生活就是工作本身,很多人的朋友圈和同事圈几乎重合。据我所知,很多老师的生活圈子小得可怜,所以他们也渴望和学生交朋友。如果没有这些朋友,他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我以前也是一样的,在家里太寂寞,于是去办公室加班。美国朋友问我,“你周五晚上如何消遣?”  我说,“和同事吃饭。” 他就说,"这么好的同事?周五晚上都在一起?!"


——建议:就算这样,也要克制住!放下手机,去结识非工作圈子的人。


中国正在巨变当中,人情的关系已经转化成以一个短期的合同作为蓝本的暂时关系。现代社会中,我们来到一起,在10天之内,你扮演学生、我扮演老师,我教、你学,之后大家相敬如宾继续各自做现代社会的好公民。


有时候,年轻人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分分和和,还是期待着一辈子的关系。也许这就是他们第一次意识到,关系不是一辈子的。很痛苦,但是也真实。


—— 再建议:


要给学生沟通的通道,让他们知道如何联系到你。


也要给学生制定时间表,告诉他们你什么时候available, 什么时候你不在。


给学生指定规则,什么样的问题可以拿来讨论,什么问题你不负责(假如学生自己没读课程表,没看完课前作业,让你来讲一遍,这个时候可以客气的让他们先去做作业,再来讨论。)


如果是家长,也一样在一开始指定好规则。如果有人硬是在非工作时间联系你,可以说:我现在手头有一些工作,现在没办法回复您,明天上午的时候,我跟你详细回复。


新老师们请注意:你们刚刚上岗,会特别容易迁就学生。甚至有些人有讨好学生的心情,不要这样,请参考过往贴《做老师的正确姿势》,猛击这里


——闪回:


我高中的时候,去加拿大游学过三个月,当年上一届的师姐就敬告我们说:“外国人的感情很淡薄,不要和他们动真情。他们虽然接待你很热情,但是之后也就淡下来了。你期待太多,会难过的。”


后来,我和美国朋友说起这件事,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一阵寂静。第二反应,加拿大人给北美大陆丢脸了。第三反应,现实就这样。


后来,现在15年过去了,我虽然在facebook上面还有当年交换小伙伴的联系方式,也看见他今天到南非支持公共健康事业,明天飞回日内瓦被潘基文接见,25岁的时候头发就已经掉光了,从来没有晒过任何无血缘关系女性的照片(于是我看是怀疑他的性向)……但是,我们也已经出了打招呼之外,无话可说。


大家都是飞速奔腾的河流,我们有时候会汇流,激荡起水花,但最后我们依然会按照各自的方向各自奔流下去。可是哦,我一直没有说的是,留下的记忆永远是美好的


扯太远了,你们自己看吧,不要听我的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